选择阅读语言

重新思考益生菌在断奶后仔猪中的应用

本文旨在批判性地评估益生菌在断奶后的使用,并为提高断奶时益生菌的使用效果提出了一些建议。

星期五 18 1月 2019 (之前 9 月 1 天)
1 喜欢

在过去几年中,为了克服早期断奶的困难,人们越来越重视益生菌的使用。然而迄今为止的研究结果存在高度的不一致性,且在不同猪场中表现出不同的效果;这可能是该产品在养猪业种广泛应用的主要障碍之一。

本文是最近一篇报道的综述(Barba-Vidal等人,2018; 文章:我们是否正确地在断奶仔猪中使用益生菌?),该研究探讨了益生菌在此阶段的实际使用限制,重点讨论了益生菌在卫生条件差的情况下的使用,并讨论了如何改进这些结果。

益生菌对病原体的使用限制

一般来说,在以下情况使用益生菌的主要限制是:

不一致的治疗效果:虽然大多数文章都表明,益生菌对病原体有积极的影响,但很少报道在诸如消除粪便病原体或生产参数的重大增加等方面的显著改善。

其效果的高变异性:众所周知,益生菌的效果具有使用特异性,取决于特定菌株、剂量和环境(BosiTrevisi2010年),以及宿主特异性,取决于宿主相关生理参数(如健康状况和遗传学)或环境(如卫生状况和日粮)(Colado等人,2007年)。故益生菌菌株在特定情况下使用无效时,在另一种情况下则可能有效,反之亦然。

益生菌使用的潜在风险:在肠道健康受损或存在病原体的动物中使用某些益生菌可能存在潜在风险。科学文献报告显示,这一阶段的肠道通透性增加(Lall_s等人,2004年),这可能是受益生菌治疗的影响。因此,当使用益生菌时,可预测断奶后动物败血症风险的增加。此外,据报道,一些益生菌在宿主体内可能具有免疫抑制作用(Siepert等人,2014年)。在健康的环境中,没有不利的影响。然而,在需要快速体液应答的情况下,免疫激活效率较低,因此在疾病情况下会是有害的。

Figure 1. Limits of using probiotics against pathogens.
Figure 1. Limits of using probiotics against pathogens.

1.使用益生菌对抗病原体的限制。

如何在早期阶段更好的使用益生菌

提高益生菌在养猪业中的使用依赖于从经验使用转向基于知识的策略的转变。基于迄今为止公布的数据,在以下各段提出了一些建议:

当我们将益生菌用作“预防性”健康促进剂和肠道微生物群稳定剂时,益生菌更具功效和价值。因此,我们应该停止将益生菌作为胃肠道感染中抗生素的直接替代品,我们应将其与其它饲料和/或管理策略结合起来,采用一种更全面的方法。

此外,益生菌使用策略应更加专注。应根据所需达到的目的来选择菌株,而非认为益生菌对一切均有效。应针对特定的位点和目的。例如,如试图提高肠道免疫力,则靶向Toll样受体(VillenaKitasawa2013),但其它菌株可以更好地利用酶水解性质来提高生产性能(Kim等人,2007)。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对益生菌反应的可变性。已有报道表明,在同一组动物中使用益生菌,可见“应答者”和“无应答者”个体。如今,新兴的组学技术为新的应用方法打开了新的契机,并更好地了解益生菌菌株与其将被引入的生态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其可限制这种可变性,并评估了在疾病环境中使用益生菌的可能风险。

最后,有各种方法来增强益生菌的效果,使其更持久。一方面,我们可以使用一些策略,如将益生菌与互补作用结合起来,或添加特定的益生元底物(共生概念),以选择性地提高引进菌株的生长。另一方面,应考虑在断奶前早期给予益生菌,且应更加关注母猪,因许多研究已经表明在母猪日粮中添加益生菌可有效地改善肠道生态系统和仔猪的健康。

Figure 2. Strategies to improve the use of probiotics in early life stages
Figure 2. Strategies to improve the use of probiotics in early life stages

2。改善仔猪早期益生菌的使用策略

文章

文章评论

在这里,您虽然无法就文章内容向作者咨询,但可以同pig333的其他用户进行探讨。
发表新评论

只有333用户才可以访问。如果想发表评论请登录。

非注册用户 333?注册可以查看猪价、检索信息...
快速并且免费
您是否已注册 333?登录如果您忘记了密码,我们可以发送给您 点击这里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