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阅读语言

控制胸膜肺炎放线杆菌

本文长期(90年代)追踪一个生长育肥猪场胸膜肺炎放线杆菌(App)的发病形式及控制措施。该老病例引出了猪场设计、传染病感染动力学和猪对App免疫力等重要问题。

星期一 14 9月 2015 (之前 3 年 7 天)
2 喜欢

本文长期(90年代)追踪一个生长育肥猪场胸膜肺炎放线杆菌(App)的发病形式及控制措施。该老病例引出了猪场设计、传染病感染动力学和猪对App免疫力等重要问题。

 

猪场背景

这个猪场是90年代初一个老猪场扩张后改建的,能饲养600头母猪和仔猪,每周生产300头断奶猪。

由于猪场扩建了一倍多,繁殖猪舍被母猪舍分开,与育成猪舍紧挨着。图1猪场扩张后的分布。猪舍间的间隔未超过2米。

 

Farm Layout

图1.猪场的布局

所有的猪舍都是限位栏。屋顶和侧面正压通风。育肥猪舍只给猪提供法律规定的最小饲养空间。

由于分娩舍和种猪舍每周都要进行清洗消毒,所以开启一间猪舍在24小时内转移猪。

这个猪舍最初饲养的是APP阳性的后备母猪,但没有感染其它疾病(PRRS、猪痢疾、PAR、疥癣)。在供应的猪群中,临床上或病理上都没有发现APP,但并不表明无该病原。

那时仔猪未接种疫苗。

 

病毒分解 – I 期

前4年,猪群的健康状况和繁殖性能都很好。除了断奶后患大肠杆菌肠炎外,很少出现健康问题,原因是断奶两周后锌的配给量为2500ppm。

1995年末,猪场爆发的急性呼吸系统疾病感染了整个猪场。起初,2号育肥舍的育肥猪出现咳嗽症状,伴随嗜睡和厌食,很快年轻猪和成年猪也出现相似症状。

开始怀疑是猪流感,但并未大量用药。只让断奶仔猪引用一些水溶性抗生素,作为一个短期的预防措施。

采集两头猪的样品,获得猪流感毒株H1195852;同时采集生长猪的血样,3周后猪流感H1195852毒株的滴定度升高,但是也有H1N1 和 H3N2 毒株的交互作用(见表1)。

表1.母猪和后备母猪相互作用的HAI的抗体滴度

  H1N1 H3N3 H1195852
母猪编号 急性 康复 急性 康复 急性 康复
107 0 40 40 40 0 640
153 0 20 20 40 0 1280
162 0 0 0 40 0 640
201 0 10 20 40 0 640
279 0 20 40 80 0 2560
311 0 0 80 160 0 2560
432 0 0 10 40 0 1280
449 20 80 10 0 40 2560
500 0 10 20 20 0 640
561 10 10 0 20 0 320
641* 0 0 0 10 20 640
645* 0 10 0 40 10 1280
652* 10 0 0 0 40 640

 

每个感染猪群5-7天后康复,恢复食欲,但是生长速率明显下降。疾病爆发前服侍1和2周的母猪,恢复率上升10个百分点。2-3周的死亡率与平常情况差不多(从断奶到屠宰每年的死亡率为3.5%)。

大家都不愿意采购体重轻的猪,原因是生长缓慢,猪场存栏量增加。

 

病毒讲解 –  II 期

2号育肥舍的猪出现咳嗽后约3周,很快稳定下来。每两周一天死亡22头猪。

其中,21头胴体的病理症状相似。鼻孔和口腔中血液起泡,胸腔和腹腔前侧充血。所有15或16周龄的猪的状况良好。

尸检后发现,21头猪典型的急性App症状(图2-5)

 

Acute App affected lungs with bread and butter pleurisy

图2. 被急性App感染的猪的胸膜炎

Showing deep haemorrhagic lesions in lung parenchyma

图3.肺实质深部出血损伤

Showing fibrin peritoneal tags typical of acute App

图4. 急性App的典型血纤蛋白腹膜炎

Haemorrhagic pneumonia and overlying acute pleurisy

图5. 出血性肺炎和急性胸膜炎

 

剩余的猪肠道扭曲。猪舍内的猪咳嗽,有些猪的直肠温度超过42ºC,情绪低落,昏睡(图6)。大约20头猪斜靠在那里,呼吸极度困难。

Typical depressed dyspnoeic pig with acute App

图6.患急性App猪的典型呼吸困难症状

选取8头猪的样品,试验诊断为App 8型。

个别严重的猪注射头孢噻呋,2个被感染猪舍的猪饮水给药(阿莫西林20mg/kg/天)5天。

急性App感染两间育肥舍的14-16周龄猪。

 

后续发展

App分解的两个月中,每头猪的屠宰体重下降了5kg,患胸膜肺炎的比例很高。屠宰检测证实75%的胴体有胸膜肺炎,50%有慢性App(图7和8)。

 

Organising pleurisy causing problems in the abattoir

图7. 屠宰场胸膜肺炎的问题

Chonic App lesion in the diaphragmatic lobe with pleuritc tags

图8.横膈膜肺叶慢性App

几个月内,虽然偶尔有猪因慢性App死亡,但急性疾病的发病率下降。这些猪,10-14天后就能达到屠宰重,存栏量扩大。因此需要租用猪场来缓解。

猪场每8周引进一批初产母猪。引入后,这些母猪很快感染呼吸系统疾病,偶尔死亡,15%不能进入生产周期。引入后连续四周饲料给药能降低发病率,但并不能完全解决该问题。

1996年早期,慢性App在生长猪中流行,周期性地出现急性App,并在屠宰场得到证实(胸膜炎发病率在 50%以上)。断奶到屠宰的死亡率占所有断奶猪的6%。

当时在英国还没有商用App疫苗,因此决定利用氢氧化铝佐剂,从App猪场分离毒株、培养,生产自体疫苗。所有的毒株都被鉴定为血清型8.

由于年龄影响,对于9和12周龄及初产母猪采用两个剂量的疫苗。

 

疫苗应答

接种疫苗的最初反应很好,临床表现减少,死亡率下降。6个月中,屠宰场胸膜炎比例下降15%,没有慢性App的症状。取消饲料给药。后备母猪和种猪的健康状况改善至可接受水平。

但是,开始接种疫苗的12个月中, 10-12周龄的年轻猪再次患病。因此,改变接种程序,给5和8周龄的猪注射疫苗。再次爆发的疾病缓解,取消饲料给药,猪的健康状况得到改善。完全恢复屠宰重。在12个月中,疾病再次爆发,但是只存在于更年轻的猪(8-9周龄)。最后,我们也不给年轻的猪注射疫苗,而是给母猪注射疫苗母猪分娩前5-2周接种疫苗,这些母猪的后代不再患病。

但是几个月中,12-14周龄的生长猪又患App。

通过讨论发现分娩前母猪和9-12周龄猪都需要疫苗免疫。但是在对这个扩大的免疫体系应答前,猪场经历了一场火灾,从2号分娩舍开始,到2号干母猪舍和1号育肥舍都被破坏,所有猪都死亡。逐渐减产,猪场也被卖掉。

 

讨论

虽然最初没有说明猪场没有App,但是该种群4年里都没有感染的临床症状。严重的急性猪流感爆发是App疾病的引源,这是长期的麻烦。

最初,病原只感染14-16周龄猪,表明年幼猪的抵抗力水平。假设母猪接种疫苗,初乳抗体能保护仔猪。病毒分解后,一旦生长育肥猪的疾病被控制,就不会感染母猪,他们的免疫力就会下降。这会导致初乳的保护力下降。母猪接种疫苗能修复或提升母猪的免疫系统和初乳中抗体的转移,这样能保护仔猪,将疾病推向年长的生长猪。

在猪场,混合饲养不同的猪群,猪舍间距离较小,通风和高饲养密度对猪群的动态感染都有作用。最初,这被原发病原的爆发曲解,随后有被猪自体疫苗的免疫平衡改变,因此需要不断调整疫苗免疫时间和方法。

全球临床病例

一个爆发水肿病猪场的控制措施09-11月-2015 之前 2 年 10 月 12 天
反常仔猪13-7月-2015 之前 3 年 2 月 8 天

文章评论

在这里,您虽然无法就文章内容向作者咨询,但可以同pig333的其他用户进行探讨。
发表新评论

只有333用户才可以访问。如果想发表评论请登录。

非注册用户 333?注册可以查看猪价、检索信息...
快速并且免费
您是否已注册 333?登录如果您忘记了密码,我们可以发送给您 点击这里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