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阅读语言

夏季返情增加,年生产率低

猪场报告夏季生产力低(平均年产活仔数11.91头)和低受精率的问题,非周期性返情明显增加。

星期一 28 5月 2018 (之前 21 天)

猪场概述

该猪场位于意大利北部的波河流域。母猪存栏1400头,且出售35-40公斤的仔猪。猪场伪狂犬病阴性,但蓝耳病,肺炎支原体和猪胸膜肺炎放线杆菌阳性。母猪免疫程序如下:

  • 伪狂犬:每年3次(3次中的2次与流感疫苗联合接种)
  • 大肠杆菌和鼻炎:妊娠三分之二期的母猪接种2次
  • 丹毒和细小病毒:在产仔栏中,断奶前一周
  • 蓝耳病:按照程序6-60(分娩后6天和妊娠60天)

后备母猪于30公斤时引入,蓝耳病阴性。他们被饲养于离猪场约50公里的猪舍中,随后转到猪场,但仍然独立饲养,并采用全进/全出系统。

首次出现

该猪场报告存在低生产力的问题:2015年的平均出生体重为11.91。不管胎次,产活仔数都很低(表1)。

表1:2015年按胎次的产仔数

周期 总产仔数 产活仔数 死胎
1 11.19 10.67 0.52
2 11.96 11.58 0.38
3 12.71 12.31 0.40
4 13.36 12.69 0.67
5 13.42 12.54 0.88
6 13.36 12.35 1.01
7 13.24 11.92 1.32
≥8 12.89 11.64 1.25
12.62 11.91 0.71

Figure 1. Average number of live births in 2015 by parity.
Figure 1. Average number of live births in 2015 by parity.

图1. 2015年按胎次的平均产活仔数。

后备母猪的木乃伊胎的数量略高于正常值(3.7%),但总的来说,可认为受孕仔猪数量很低。临床结果与高超声波授精率形成对比,尽管分娩率在夏季下降。

夏季会使超声波诊断后的再吸收相关问题恶化。在某些情况下,观察到早期流产,而在另一些情况下,在没有流产现象的情况下,在猪栏中发现空怀母猪。表2显示了每月的授精率和分娩率结果。

表2:2015年超声授精率和分娩率的月度结果。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超声波繁殖率 (%) 93.2 92.5 91.5 90.3 91.5 89.5 83.2 82.2 84.4 86.2 92.1 93.4
分娩率 (%) 90.1 88.4 87.1 86.4 86.1 85.3 71.1 68.3 70.1 80.8 89.9 91.2

2015 monthly results for ultrasound fertility and farrowing rate.
2015 monthly results for ultrasound fertility and farrowing rate.

2015年超声授精率和分娩率的月度结果。

在周期和非周期性返情的分布中,也观察到了向非周期性的偏离,这显然是一种警告信号,即使猪场没有出现指征健康问题的临床表现。很明显,夏季非周期性返情的百分比显着增加,此时不孕率达到最高。已经对可能影响生产率和多产性的病原体进行了实验室检测,但结果均为阴性。图3和图4显示了在有利时期(10月至6月)和夏季(7月至9月)的返情分布情况。一般而言,非周期性返情往往高于预期,夏季周期和非周期性返情间的比率显着恶化。

Figure 3. Analysis of returns in the favourable period (January to June and October to December 2015).
Figure 3. Analysis of returns in the favourable period (January to June and October to December 2015).

图3.有利时期(2015年1-6月和10-12月)的返情分析。

Figure 4. Analysis of returns in the unfavourable period (July to September 2015).
Figure 4. Analysis of returns in the unfavourable period (July to September 2015).

图4.不利时期(2015年7-9月)的返情分析。

案例讨论

我们决定验证的第一件事是超声诊断的准确性。猪场工作人员进行2次超声波检查。第一次是在妊娠第23天和第29天间进行,第二次在第40天进行。如上所述,在第一次和第二次超声之间流产:可见的早期流产,或在某些情况下,母猪在第二次超声检测时空怀,但在此期间未检测到流产。在确保正确进行超声波检查后,我们评估发情检测以及授精时间和技术,这也是正确的。 我们还确认了分娩舍工作人员正确的记录了分娩时活着,死亡,木乃伊胎和碾压死亡的仔猪数量。

此时,开始形成一个想法,出生仔猪数可能与受精后过早进入猪栏有关。怀疑在一年的最佳时间,当环境压力较低时,母猪会持续怀孕,尽管最终生产的仔猪数相对较少。其它时候,比如在夏天,已怀孕的母猪流产,这可以解释大量的非周期性返情。

Pregnant sows in pens
Pregnant sows in pens

猪栏内的妊娠母猪

这一理论还可解释这样一个事实,即在一年中最有利的时期,授精率和分娩率都很好,而产仔数并不令人满意。

每组包括16-18头动物,尽管它们可多达28-30头动物。母猪每天早上和下午饲喂两次。

进行测试

在考虑创建一个新的空间,以在妊娠前4周内将所有在限位栏的母猪安置在该空间(欧盟动物福利立法中已经考虑过),猪场主和管理层共同决定改变猪场目前使用的限位栏。这些限位栏用来饲养断奶至配种的母猪; 在此时间点之后,将动物移至猪栏,以便新的断奶母猪可以使用相同的限位栏。

作为假设的结果,我们决定将母猪直接在猪栏中断奶,且在配种时将4批中的1(每周)批移到限位栏,且在妊娠前28天饲养于此限位栏。当然,其它批次在猪栏中断奶和配种。

Sows in crates
Sows in crates

限位栏中的母猪

案例进展

直至2015年12月,整个妊娠期都在猪栏中的3批开始与从受精至妊娠28天在限位栏的批次进行交换。

在撰写此文时,妊娠期已结束的批次的超声波结果和分娩率显示出最佳的授精率和分娩率,这对该猪场在夏季以外的季节来说是正常的(见图5)。

Figure 5. Ultrasound fertility and farrowing rate from December 2015 to June 2016. (*sows in crates from weaning until day 28 of gestation).
Figure 5. Ultrasound fertility and farrowing rate from December 2015 to June 2016. (*sows in crates from weaning until day 28 of gestation).

图5. 2015年12月至2016年6月的超声授精率和分娩率。(*断奶到妊娠28天在限位栏的母猪)。

最有趣的是出生仔猪,如图6所示。事实上,直到授精后第28天饲喂在限位栏的母猪比在猪栏中断奶和配种的母猪多产1头仔猪(总产仔数13.84 VS12.80)。

Figure 6: Total born, live births and stillbirths between December 2015 and June 2016 (*sows in crates from weaning until day 28 of gestation).
Figure 6: Total born, live births and stillbirths between December 2015 and June 2016 (*sows in crates from weaning until day 28 of gestation).

图6:2015年12月至2016年6月期间总产仔数,产活仔数和死胎数(*断奶到妊娠28天在限位栏的母猪)。

初产母猪的差异更大。虽然在授精率或分娩率方面没有差异,但总产仔数存在1.55头的差异(13.04 vs 11.49),表明后备母猪可能对早期进入猪栏的影响更为敏感(通常由于猪栏养殖密度高而与经产母猪混合饲养)。图7和8总结了初产母猪数据。

Figure 7. Results of primiparous compared between December 2015 and June 2016 (*sows in crates from weaning until day 28 of gestation).
Figure 7. Results of primiparous compared between December 2015 and June 2016 (*sows in crates from weaning until day 28 of gestation).

图7. 2015年12月至2016年6月初产母猪结果的比较(*从断奶到妊娠28天在限位栏的母猪)。

Figure 8. Results of primiparous compared between December 2015 and June 2016 (*sows in crates from weaning until day 28 of gestation).
Figure 8. Results of primiparous compared between December 2015 and June 2016 (*sows in crates from weaning until day 28 of gestation).

图8. 2015年12月至2016年6月初产母猪结果的比较(*从断奶到妊娠28天在限位栏的母猪)。

夏季的数据也很有趣:前4周在限位栏饲养的母猪没有表现出典型的受精率下降,也没有表现出再吸收或非周期性返情。另一方面,即使它们表现出比2015年低的返情率,某些周,配种和整个妊娠期都在猪栏的发情率超过了10%。

T表3:夏季第一次和第二次超声波的授精率(限位栏vs猪栏)的变化。

地点(限位栏/猪栏) 第一次超声波受精率 第二次超声波受精率
28-2016 限位栏 94.61 91.44
29-2016 猪栏 92.12 89.42
30-2016 猪栏 90.1 84.19
31-2016 猪栏 98.28 94.83
32-2016 猪栏 89.56 78.25
33-2016 限位栏 91.35 87.04
34-2016 猪栏 90.67 83.44
35-2016 猪栏 89.61 84.51
36-2016 猪栏 86.34 73.56
37-2016 猪栏 90.23 87.35
38-2016 限位栏 92.77 88.89
39-2016 猪栏 91.6 86.4
40-2016 猪栏 88.43 83.9
41-2016 猪栏 93.45 90.18

需要考虑两个因素:2016年夏季并不像以前那样热,作为对第一批结果分析的措施,在混群时更加小心,试图降低密度( 低于动物福利法规的规定),并根据体重和大小对动物进行分组。另一方面,为了使动物更舒适,特别是在胚胎着床的微妙时期,我们决定每天饲喂一次。在妊娠的其它时期维持了这种做法。为了提高母猪在妊娠第一个月的饱腹感,饲料供应量也增加了10-15%。随着妊娠的进展,饲料供应量逐渐减少,故最终它们采食量几乎相同。

结论

在撰写本文时,在夏季配种而出生的仔猪数量尚不可知。如上所述,一个温和的夏季以及对过去整个妊娠期群饲的母猪所采取的措施,与前一年相比,非周期性返情和的再吸收减少了。

我们正在等待关于出生仔猪数的结果,以决定是否值得投资建造一个带有限位栏的新的妊娠舍,以便在头4周内将母猪饲养于限位栏(这已改善了总产仔数: + 1产仔数),或者是否在整个妊娠期间饲喂于猪栏中。

全球临床病例

..问题伴随而来14-5月-2018 之前 1 月 4 天

文章评论

在这里,您虽然无法就文章内容向作者咨询,但可以同pig333的其他用户进行探讨。

只有333用户才可以访问。如果想发表评论请登录。

非注册用户 333?注册可以查看猪价、检索信息...
快速并且免费
您是否已注册 333?登录如果您忘记了密码,我们可以发送给您 点击这里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