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阅读语言

野公猪(1/2)-健康风险和现状

Contact with wild boars is more likely in outdoor farms, but some pathogens, such as the Aujeszky's disease or classical swine fever viruses, can manage to reach those pigs housed in barns.

Contact with wild boars is more likely in outdoor farms, but some pathogens, such as the Aujeszky's disease or classical swine fever viruses, can manage to reach those pigs housed in barns.

本文介绍了可通过野猪传播给家猪的主要疾病,及其流行病学和传播途径。还讨论了欧洲野猪数量的增加。

星期一 29 1月 2018 (之前 6 月 21 天)
喜欢

户外猪场与野猪接触的可能性更大,但一些病原体,如伪狂犬或经典猪瘟病毒,可感染舍饲猪。

1)野猪可传染给家猪的主要疾病有哪些?

由于野猪是家猪的祖先,故野猪和家猪属于同一物种。故所有可感染野猪的病原体都可传染给家猪,反之亦然。主要问题?这取决于我们谈论的地区。在中欧和东欧,近几十年来造成这2种动物的主要疾病可能是经典猪瘟(CSF);当野猪暴发经典猪瘟时,迫使实施强制口服疫苗接种。幸运的是,这些干预措施正在发挥作用。但目前我们面临2个更迫切的问题:非洲猪瘟(ASF)和结核病(TB)。非洲猪瘟在波罗的海国家,波兰,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流行。最近它已传播到罗马尼亚和捷克共和国,并可能继续传播到非洲其他国家。结核病已经开始影响很多欧洲国家如英国,伊比利亚半岛,波兰,法国和希腊的野猪和家猪。值得强调的是,家猪和野猪所感染疾病相同。

Feeding wild boars, whether for hunting or damage avoidance, requires debate and regulation.

Feeding wild boars, whether for hunting or damage avoidance, requires debate and regulation.

饲喂野猪,无论是狩猎还是避免损害,都需要辩论和管理。

2)这些疾病在野猪群中的流行率如何?

流行程度取决于导致疾病的病原体(病毒,细菌或寄生虫)的生物学和流行病学情况。无论如何,其并不稳定,且在空间和时间上有所波动,这取决于野猪数量和环境因素,如栖息地特征,水和食物的可获得性和分布情况。以经典猪瘟,结核病和旋毛虫病为列。经典猪瘟的流行率通常较低,低于3%,这就使得有必要对大量的野猪进行抽样检测,以确定其存在。故应特别注意死亡和将死的野猪,因在其中发现病毒的可能性更高。旋毛虫病的发病率极低,也是如此。即便如此,每年都会发现新的病例,鉴于打破循环的唯一方法是处理感染胴体,故对每一个胴体进行适当的诊断并清除每一头感染的死亡动物至关重要的。对结核病来说是不同的。在伊比利亚半岛西南部的流行地区,流行率可能非常高,甚至达到60%以上,可在造成大面积病变后导致野猪的高死亡率。

3) 其主要传播途径有哪些? 在户外生产系统中,猪的传播风险是否显着?

这还是取决于疾病。在野猪中,如在家猪中一样,也可通过直接接触传播,包括进食腐尸和狩猎残留尸体。从野猪到家猪的传播通常是间接的,如使用相同的饮水点和进食点。在户外饲养或生物安全水平较低的情况下,野猪很可能被发情的母猪或易得的饲料吸引到猪场。在缺乏生物安全措施的情况下,可能会发生散发性病毒传播的病例,如布鲁氏菌或伪狂犬病病毒。即使存在有效的防止家猪与野猪直接接触的措施,仍有可能通过空气传播(例如伪狂犬病或经典猪瘟病毒),或通过受污染的食物或污染物(如带有结核杆菌或非洲猪瘟病毒病毒)传入猪场

4)欧洲野猪的总体数量增加了多少? 为什么?和它意味着什么?

这是事实,且对动物健康,道路交通安全,农业甚至公共卫生都有不良影响。通过来自约20个欧洲国家的30多年的数据来分析这个问题,结果表明,所有国家的野猪数量都在不断增加。来自西班牙狩猎联盟的何塞·路易斯·加里多(Jose Luis Garrido)耐心收集的数据显示,自80代以来,野猪的数量增加了十倍。在2016-2017年的最后一个狩猎季,共捕获了30多万头野猪,这表明野猪的总数量在100万左右。此外,鉴于还未达到稳定,如果按照目前的增长率持续下去,预计到2025年这个数量将翻一番。最近唯一的例外是爱沙尼亚,在那里,作为控制非洲猪瘟的手段,受非洲猪瘟死亡率和狩猎强化的综合影响,暂时扭转了这一趋势。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包括土地利用方面的变化,木本植物和灌溉作物面积增加,西班牙和整个欧洲的猎人数量逐渐减少。

5) 是否有计划控制野猪数量? 并监测他们的健康状况?

狩猎是控制野猪数量的必要条件:在欧洲,这是控制野猪数量的主要机制。然而野猪数量持续增长,表明应增加狩猎,至少应能减缓这一增长。汉诺威大学野猪专家Oliver Keuling博士估计,为了维持稳定,每年应猎杀65%的野猪。

至于监测,尽管其需求已经显而易见并将最终得到实施,但仍未以协调一致的方式进行。就家猪而言,猪场的位置和大小已知,并监测其健康状况。野猪的情况也是如此,监测它们的数量和健康状况。虽然已经开始监测野猪的健康状况,但至少对于经典猪瘟和非洲猪瘟等一些主要疾病来说,数量监测最多只限于追踪狩猎结果。

Wild boars in a wallow. The number and space distribution of wild boars is determined by water and food availability.

Wild boars in a wallow. The number and space distribution of wild boars is determined by water and food availability.

在野外的野猪。野猪的数量和空间分布由水和食物供应决定。

6) 还有其他野生动物会带来更大的风险吗?

对猪而言没有比猪包括野猪更具危险的动物了。虽然有些病原体也可感染其它物种,包括家养和野生食肉动物,鸟类,当然还有家养和野生的反刍动物。

文章评论

在这里,您虽然无法就文章内容向作者咨询,但可以同pig333的其他用户进行探讨。
发表新评论

只有333用户才可以访问。如果想发表评论请登录。

非注册用户 333?注册可以查看猪价、检索信息...
快速并且免费
您是否已注册 333?登录如果您忘记了密码,我们可以发送给您 点击这里

tags